当前位置:
  1. 成人小说
  2. 群P交换
  3. 风流诊所
风流诊所


胡大夫,是个妇产科专家,为人非常和气。


这麽一天下午,十二点刚刚敲过,照著往常的习惯,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觉的时候。


偏偏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客人,手按著肚子,眉头儿紧皱著,向护士刘小姐说要挂急诊。


护士照顾他在诊疗室坐下后,就急急的上去请胡大夫了,这时胡大夫已经呼呼入睡。


刘小姐走到床边,轻推胡大夫道:


「大夫!有病人急诊!」


胡大夫张开眼睛,呆呆的看著刘小姐。


刘小姐又重覆说:


「有急诊病人,大概是柳细姨。」


于是他向柳小姐点点头说:


「我就来!」


刘小姐急忙下楼,去招呼柳细姨。


胡大夫笑眯眯的,穿了件衬衫,和一条纯羊毛裤子。


套上大夫的白衣服,穿上皮鞋,向诊疗室走去。


胡大夫一脚踏入诊疗室,柳细姨已经痛得这样:


「哎唷!哎唷喂呀!哎呀……」


胡大夫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柳细姨的肩说:


「怎麽啦?」


柳细姨皱著眉,抬起了头,看了胡大夫一眼,痛苦的说:


「哎呀!肚子痛死了呀!」


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细姨到病床上躺著,一面同情的说:


「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啊?」


她走到病床边,却因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,胡大夫轻轻一抱,把柳细姨抱到病床上,帮助她仰面躺下。


胡大夫手摸摸软软的肚子,按了按,又敲了敲,拿起听筒,听了又听,发现并没有什麽病。


可能一时著凉,肚子痛了起来,但是这一阵按摸,却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。


因为柳细姨的美是出了名的,同时这娇媚女人的胴体,发出了一阵阵幽香,身体更是无一处不性感。


胡大夫一面按著,一面叫护士准备止痛针,然后对柳细姨说:


「我先给你止痛,再好好检查一下。」


柳细姨没说话,飘了飘媚眼点点头。


于是胡大夫亲自替柳细姨打了止痛针,当拿出针头的时候趁机按住了针头揉了一阵。


柳细姨感到一阵舒服,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,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。


胡大夫问:


「不痛了吗?」


柳细姨只点点头「嗯……」了一声。


同时柳细姨还抛著媚眼,挑逗他似的。


胡大夫向柳细姨说:


「那麽到手术室去,我替你好好检查一下、」


一边招呼柳细姨坐起,又亲切的抱她下来,然后手牵著柳细姨走向手术室去。


临走出手术室的时候,胡大夫向刘小姐示意了一下,而这刘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。


因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术室,最起码也得花上两三个小时才能检查完毕。


还好现在已经是下午,不会有什麽门诊了。


胡大夫陪著柳细姨走出诊疗室,穿过通道,在楼梯旁有个门,门上挂了一个手术室的牌子。


胡大夫拉开了门,顺手一按,只听到「答!」的一声,点亮了室内的灯光。


手术室内没有窗户,全靠日光灯照明。


这张手术台要比诊疗室还高一点,也宽了一些,药架上还有些手术用具和一些药品。


胡大夫在柳细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,解去了柳细姨的胸罩。


一对尖挺高翘的乳房,圆圆胀胀高高满满,翘起两粒小葡萄似的乳头儿。


胡大夫在药架上取了一些油质的药膏来,顺手涂在手上,示意柳细姨脱去内裤。


柳细姨娇羞的脱去了内裤,往椅子上一丢,想爬到手术台上去,偏偏手术台又太高了。


胡大夫看见,走过来顺势一托屁股,又以极快手法把那些药膏涂在那小穴肉缝上。


柳细姨几乎是同时感觉到,屁股被托不说,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缝上滑了滑,人就上了手术台去。


这时柳细姨感到一阵脸红心跳!


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细姨的小肚子,感觉到了滑嫩细白肌肤。


同时把一双粉腿给分了开来,把两条腿架在手术台上,胡大夫低头一瞧……


哇!真是要人命的小穴!生的太美,太妙了!


上端一丛细丝阴毛,两片鼓鼓阴唇,中间一粒小穴核儿。


那些油膏药力,马上就发生作用,在小穴核粒上,已有滴滴浪水,流出了穴口儿。


胡大夫用手在穴缝上轻轻的抚摸爱抚著,使那滴浪水儿,涂满了穴缝。


一边摸,一边瞧瞧柳细姨。


只见这柳细姨,娇羞的闭上了双眼,脸上泛起了两朵红云,眼儿成眯,呼吸急促。


胸前这对香乳,不停的随著深呼吸起伏著,颤动著,雪白娇嫩的大屁股,不断的在扭动。


此时柳细姨只感到小穴中痒得无法制止,而非得要那东西来戳插止痒不可。


扭摆一阵后,喘著气说:


「啊……你真坏死了……」


话说到一半没说完,而樱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实含在嘴裡了。


柳细姨这一刺激,亲吻的好长好长,吻得受不了,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,递了出去。


柳细姨才吐出了一点舌尖儿,胡大夫却猛一吸吮,整个舌头都被吸入了他的嘴裡,抵舔缠绵起来。


胡大夫一边吻著柳细姨小巧甜蜜的香舌,一边将手指头插进了小穴裡……


抽!插!扭!转!


另一隻手把自己裤扣解了开来,将自己八寸多长之大阳物给掏拉了出来。


而又去引诱柳细姨的嫩手,握住了大鸡巴阳物。


柳细姨正在慾火高炽的时候,这根阳物来得正是时候!


猛然握住了大鸡巴,又粗又常,而且还是热呼呼的哪!真是喜出望外呢!


柳细姨忍不住了,手握大鸡巴,心跳得急,把舌儿收回,胡大夫也抬头看著她。


柳细姨喘著气说:


「嗯……胡大夫……你好坏……」


胡大夫知道是时候了,急忙脱光身上的衣裤,健美筋肉,及胸前一条性感胸毛,直到肚脐眼上。


八寸多长的大鸡巴,实在是又可爱,又勾魂哪!


胡大夫一跃而上,猛压到柳细姨的身上,两手捏玩著一对奶头儿,柳细姨闭了眼,只等胡大夫大鸡巴插干了。


柳细姨一双粉腿,还挂在手术台上,而这美妙小穴被分的开开的,浪水已流到屁股底。


胡大夫把自己鸡巴头子,塞进柳细姨的小穴之中,柳细姨感觉到一阵发涨,像触电一般。


她不自主叫著:


「哎唷……哎唷……涨……涨……」


在这两声浪哼声中,胡大夫使劲一插刺,大半根阳物,已被这小小紧穴洞儿给包了起来。


但柳细姨却感到涨得厉害,一边「哎唷!」的叫著,同时屁股往后闪了一闪。


没想到不但没有闪开来,反而那大鸡巴,著著实实的一下子,狠狠的深插到底了。


大鸡巴头子顶住了穴裡面,最痒也最敏感的,小穴心子裡。


柳细姨深深吸了一口长气,一镇颤抖,阴精已经丢了出来,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


胡大夫感到无比美妙,知道这女人已经出了精,心想倒还真快,这根大鸡巴至少还有半寸留在外面呢!


于是很快的再抽插,柳细姨感到穴内被阳物一阵磨擦,真是又酥,又麻,又痒,又酸,而跟著阴水也流出来了。


柳细姨娇喘嘘嘘的哼著:


「哎唷!……哥哥……美……美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哥呀!……」


胡大夫问:


「你舒服了没?」


柳细姨说:


「啊……当然舒服啦……舒服……死了……呀……唔……哎唷……轻一点嘛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哎唷喂呀……爽死啦……我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哎呀……我……我的腿呀!……」


柳细姨不胜负荷的叫著,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,柳细姨这才放下心,舒了一口气。


胡大夫开始轻抽慢插,大鸡巴磨揉著穴腔阴嫩肉儿,酥酥麻麻痒痒,龟头儿顶住了小穴心,就在这穴心上顶住了转一转。


柳细姨还是头一遭嚐到了这样的可口美味,眯细了媚眼,嘴裡也总是哼叫著。


胡大夫见柳细姨美爽得不得了,而阴精也出了不少,小穴儿更是滑多了。


他却忽然使力一挺,阳物好像又变粗了许多。


而后猛力狂抽猛插起来,真是其快如飞,在这小且紧收的小穴中,像拉风箱般的一阵猛插。


插得柳细姨心花朵朵开,先是酥麻,再是喘息,全身的肉都颤抖起来。


抖得身体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,大屁股肉儿一紧一鬆,双乳更突出尖翘了。


不断浪荡淫叫著:


「哥……哥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小……小……穴……唔……爽歪了呀……亲亲……慢一……慢一点儿……小穴……要丢了……唔……唔哼……啊哼……唔嗯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


又是一阵浓浓阴精,喷到大鸡巴头儿上。


胡大夫缓慢了下来,使大鸡巴龟头儿,顶住了小穴花心儿,轻揉慢插,徐徐晃了起来。


柳细姨这才喘出了一口大气。


胡大夫亲了一下小嘴问到:


「舒不舒爽?」


柳细姨说:


「舒爽的过了头哩!」


胡大夫再问;


「你会不会夹吸?」


柳细姨说:


「我……让我试试好吗?」


于市胡大夫顶住了柳细姨的洞穴花心子深处,一动也不动,而柳细姨试著夹吸紧小穴,又放开来,但动作有些生疏。


柳细姨问说:


「是这样吗?」


胡大夫回答:


「嗯!不过你不常夹吗?」


柳细姨说:


「从来没试过,床上这玩意儿,懂得不多,也没机会尝试。」


胡大夫问:


「为什麽呢?」


柳细姨说;


「我被那老头儿开了炮之后,平常只随便抽插两下子,他就会射精了,那有时间尝试呢?」


胡大夫一听,真是喜出望外,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阵揉捏,而她的浪水也跟著冲了出来。


胡大夫把两隻粉腿慢慢撑了起来,夹在臂弯中,小穴更是鼓鼓地显现了出来。


于是这大鸡巴又开始戳著抽插起来,下下著底,次次深入。


柳细姨美爽得要上天飞一样,挨插一下就哼叫一声「亲哥」。


娇媚淫荡,显得又骚又浪。


胡大夫像是兽性大发,狂猛的狠插著。


柳细姨不胜承受哼叫著:


「哎呀……哎唷……大……鸡巴……哥哥……太狠了……唔……嗯……你……妹妹……小穴……又……又要丢了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唷……唷……亲……哥哥……大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小……穴穴……受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嗯……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受不住了……嗯……」


儘管柳细姨叫死叫活的,苦苦求饶,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兽慾。


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深,插向柳细姨的小嫩血内,都不停止。


足足插了几百下,胡大夫面不改色,而柳细姨却呻吟著,喘息著,小穴几乎麻木了。


胡大夫这才感到一阵快感,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巅峰,「卜!卜!卜!」的射出了精子。


胡大夫捨不得的拔出了大鸡巴,柳细姨还是仰卧著,开著两条粉腿。


阳精混著阴精,由小穴口流了出来,人却软得一动也不能动了,就像死了一样。


胡大夫忙给她打了一针兴奋剂,这才醒了过来。


娇媚淫骚的向胡大夫说:


「你真坏啊!」


胡大夫忙又伏下头来,深吻著柳细姨的香舌,两人相互拥抱抚弄了一阵,这才过完瘾。


之后两人起来整理一下,穿好衣服。


柳细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说:


「当你想要时,随时都可以……」


柳细姨一阵脸红,抛了个媚眼说:


「现在我必须回去了。」


柳细姨拿著皮包问:


「医药费多少?」


胡大夫先是一怔,然后笑著说:


「免了!」


于是把柳细姨送出了大门,看著她坐上车。


胡大夫兴高彩烈回到楼上,叫佣人准备好洗澡水,好好洗了个澡,也吃了一些滋补药品。


已是吃饭的时候了,吃饭时刘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。


刘小姐随口问说:


「柳细姨还好吧?」


胡大夫微笑说:


「嗯……还好,怎麽?你吃醋?」


刘小姐说;


「去你的!我有什麽醋好吃?」


他听了哈哈大笑,见下人不在,小声向刘小姐说;


「其实啊,我对客人如此,还不是为了生意嘛!我对你呀,才是真心的,今晚,我们……」


刚说至此,下人端了汤送了上来,而胡大夫这才停住了嘴,刘小姐亦忙著吃饭。


饭后胡大夫照例出门交际一番,不是跳舞,就是打牌。


总之,就是找机会和一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们鬼混鬼混,到深夜才肯回家睡觉。


自从柳细姨被胡大夫轻易弄到手后,胡大夫对于前来求诊的病人,各各都想干一下。


因为到这儿来的病人,都是些漂亮的女人,而且又多半是珠光宝气,有钱阔老闆的夫人,或是有钱人的女儿及小老婆之类。


这天,也是天赐良缘,一位洪大小姐求诊,胡大夫诊视了半天,还是诊不出是什麽毛病,只好照例问问病人感到什麽地方不舒服。


洪大小姐嘻笑著说:


「我也说不上来,吃得下,也睡得著,不过……」


洪小姐说到这儿,不好意思低下粉脸笑笑。


飘了飘媚眼,继续说到;


「只是有时候,常常作梦,梦醒了……就再也睡不著了,可是……下体却痒得厉害……」


说完,又是一阵脸红,看看刘小姐,又看看胡大夫,这时胡大夫好像有些会意了。


他向刘小姐说:


「取一付针来。」


同时向刘小姐以眼示意,刘小姐会了意走了出来。


然后胡大夫问洪小姐:


「请问大小姐有男朋友吗?」


洪小姐说;


「哼!他呀!他在香港一家银行当副理,难得回台一次,大约半年才回来一趟。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大小姐,怎麽没到香港去?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我过不惯那儿的生活,再说,他在这儿也有房子,还有一些生意,我要是去香港,这些交给谁呢?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对对对,你说的是。」


胡大夫一边说话,一边从头到脚地,注意这位性感的女人,年纪又很轻,二十多一点点,长得细皮嫩肉,娇媚之极虽然丰满些,但是曲线毕露,是个好货色。


胡大夫于是说:


「我想洪小姐的病,可能是男朋友不在身边才会有的,你在梦中多半梦见什麽?」


洪小姐娇羞说:


「大夫,我不好意思说,但是病不忌医……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这当然!对医生你不必说假话,什麽话什麽事都可以说,不要难为情才是。」


洪小姐露出媚笑说:


「唷!这……我……平常老是梦见跟人家做爱,正在舒服的时候,就醒过来了,裤子也溼了,可是醒后就再也睡不著了。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那是当然,照说,人要按时性交才可以,如果长期閒空,就经常会有这种现像。


洪小姐说:


「大夫,你可有什麽好药给我治治吗?说实在的,手淫我也试过了,可是对我来说不管用。」


这时她真的什麽都说出来了。


「大夫,听说有一种代用品,大夫都有的,大夫……不管多少钱,你买一个给我好吗?」


洪小姐前倾著身子,吐气如兰的向胡大夫说著。


这时胡大夫灵机一动说:


「代用品是用不得的,没什麽作用,我可以给你上一点药,不过只能治标不能治本,至少可以维持个把月,或著几个星期,到时候再来上药,你觉得呢?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好!好啊!」


胡大夫向洪小姐说;


「到这儿来上药吧!」


于是洪小姐跟著胡大夫进了手术室,胡大夫叫洪小姐脱光衣服,这样才好上药。


洪小姐不疑,全身脱的光溜溜的。


胡大夫好像欣赏脱衣舞似的在旁注视。


洪小姐脱光后,全身白肉,嫩似无骨。


洪小姐仰躺著,一对飢渴媚眼哀求似的看著胡大夫。


胡大夫则是像欣赏艺术品似的,从头到脚,慢慢的往下看。


高耸的乳房已经在起伏颤动,细细柳腰,一点点深凹的肚脐眼儿,真是叫人心动不已。


胡大夫轻轻揉摸著一身白肉,再抖动她的大屁股,使得那个小肥穴儿,高高凸起,白淨没有一丝丝杂乱阴毛。


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时,洪小姐轻轻「嗯」了一声。


发出来的声音,有够淫骚。


洪小姐撒娇说:


「哎呀!你快上药啊!我快痒死了!」


胡大夫微微一笑,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精光,自己则拿了一个药丸子,很快的吞了下去。


一瞬间,胡大夫的鸡巴直挺挺的站了起来,这根鸡巴至少有八寸多长。


油亮亮的大鸡巴头子,粗大的吓人。


他走到手术台旁,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,欠起身来,在这大龟头上亲了一下,然后躺了下去。


洪小姐骚荡著说:


「亲亲!好大的鸡巴!快快!快给我插上吧!」


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来,然后压了上去,一身雪白浪肉,其软如绵。


胡大夫把鸡巴放在穴口上,却不插下去。


急坏了洪大小姐,她急促的喘著气,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,往上抬高迎著大鸡巴,恨不得一口吞下去。


偏偏这胡大夫在玩弄著奶头儿,捏得洪小姐全身颤动,下体更是摇晃迎送。


她气喘急促的叫:


「好大夫……快……快点……插我吧……快……干我吧……我的小穴穴……给你玩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……逗我了嘛……痒……痒……痒死我了……小妹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快插什麽呢?」


洪小姐急急的说:


「快插……插我的穴啊……快干小穴洞吧……啊……受不住了呀……妹妹的……小浪穴……穴……在……在等著……亲……亲哥……」


「哟……求……求你……快干吧……小穴……好痒……好痒哩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快……快呀……快插我吧……插死我这小……小穴……嗯……干这小浪穴……快……」


胡大夫的大鸡巴,狠猛的给他插了进去,热呼呼的,湿润润的一个小嫩穴,把大鸡巴包的死紧紧的,而且一下子就顶住了花心穴底,胡大夫一动也不动。


真是要命啊!好涨!好舒服啊!


洪小姐两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,把这个花心穴子抵压得紧紧的,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
洪小姐耐不住了,开始扭动她那白嫩有弹性的屁股,以及那又飢渴,又需要的小穴儿。


连晃带转的,使这小穴心子,围住了大鸡巴头子转呀转的。


一对大奶子,也在跳动著。


这女人真是骚到了极点啊!


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阵之后,一股股阴精也流了出来,还是不情愿停止她的扭动旋磨。


洪小姐的淫声更是销魂……


「嗯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哼……唔哼……大鸡巴……哥哥……好棒啊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美死人了……小穴……浪啊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」


「哎……哎呀……浪穴……浪骚……荡女……从来……从来没……没有遇见过……这种……大鸡巴……哥哥……亲哥哥……浪血……好舒服……够……够了……饶……饶了妹妹吧……啊……呀……少……少插一点呀……干死人了……」


洪小姐的扭,转,旋,磨,功夫真是要得,还不停的晃动著。


一阵比一阵急,一阵比一阵快。


她连丢了两次阴精,才慢慢停了下来,喘著气呻吟。


胡大夫知道这个风骚女人,已经连连丢了两次身子,瘫痪的不想动了,但这正是女人子宫内,收缩吸吮猛咬舔食的时候!


他打起了精神,把粗长的大鸡巴向后一退,紧跟著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,狂狠猛力抽插。


这小穴洞的两片阴唇,被塞得带进带出的,甚是好看,过瘾!


洪小姐已经出了两次精,想休息一下的时候,却遭到了这阵狂风暴雨,真有点招架不住了。


当穴内正在收缩时,是特别敏感的,却遭到了狂抽猛插,几乎每一下抽动,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。


没一处性感敏锐的地方不得到刺激,使得她全身颤抖,心也跳得特别快,连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,从髮根直到脚心,无一处不是又酥、又酸、又麻、又痒!


洪小姐娇浪呼叫著:


「亲……哥哥……大鸡巴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你轻……轻一点嘛……你快……快要插死小浪穴了……哎呀……唷……我……我的……小宝贝儿……好甜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好舒畅……」


「浪穴儿……要……要湿透了……浪穴被你……被你插得……快……快散了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插得我……我……好……好愉快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唔……」


胡大夫一边听著这个淫骚的浪叫,一边欣赏著这一身浪肉在颤抖。


颤抖一刻也不停止,脸颊上一阵阵痉挛,香汗淋漓,同时也不断的呻吟,真是欲仙欲死呢!


一声声轻微而淫荡的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叫著,一对眼睛越眯越小,小到几乎只剩下一条缝了,鼻子裡急促出著气,倒也是香喷喷的。


胡大夫知道,这是女人快要达到最最高峰,欲仙欲死的境界。


于是他把粉腿一抬高,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,大鸡巴头子,顶进了子宫口内。


阴精紧跟著「卜卜卜」的直流。


洪小姐的气息一刻比一刻弱,舌尖冰凉,昏死了过去。


这时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阵,也射出了精。


热滚滚的阳精烫在小穴花心上,把她从死神的手裡给烫了回来。


瘫痪著睁开眼,陶醉得说:


「亲亲!你可把我给干死了!」


胡大夫说;


「干死了,美不美?」


洪小姐说;


「唔……嗯哼……美极了……亲爱的……要是真被你干死了……活不过来……也都算了……你的……大鸡巴……好有力……」


胡大夫放肆的爱抚著她身子半天,她喘息著。


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鸡巴软倒在紧穴中,放不住了,这才自动地滑了出来。


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体,用水把两人的性器洗了洗淨,一大堆的阴精混合著阳精留在手术台上。


两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术台旁的椅子,洪小姐抛给胡大夫一个大风骚的媚眼说:


「你的药真好啊!是不是以后都可以天天给我涂药呀!」


胡大夫说;


「唷!你每天都要吗?」


洪小姐回答说:


「嗯!越多越好!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太多了受不了,隔个三五天涂一下还差不多。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看你多吝啬,我医药费照付!」


洪小姐说完,一阵微笑,又说:


「喂!明天我请你吃饭,在我家,你来不来?」


胡大夫问:


「在你家?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对!我家裡没有外人,也不请什麽外客,只有两三个姊妹,你一定要来好吗?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到时候在看看吧。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不行!一定要来!」


胡大夫想了想才说:


「好吧好吧。」


洪小姐起身,拿了一叠钞票说:


「医药费够不够?」


胡大夫一看忙推拒说:


「怎麽?你是气我?」


洪小姐说:


「给佣人!给佣人!」


胡大夫只好借势收下,然后恭恭敬敬地送这位阔病人到大门口。


见到洪大小姐的车,的确是最高贵的进口车,心中暗暗高兴。


第二天晚上六时整,胡大夫的汽车停在洪小姐公馆门前。


司机按了两声喇叭,洪公馆的大门开了。


胡大夫被迎进了洪公馆,经过了一个水池来到了进口处。


佣人拉开了门,迎面而来的是主人洪小姐,她面带嘻笑的走过来,两人高兴的握著手。


胡大夫随著洪小姐入了座,看见客厅陈设豪华美观,这时有另两位女人走了过来。


这两个女人都是长得美若天仙的少妇,一见到这两位美女,胡大夫忙欠身欲起。


洪小姐介绍说:


「这位是顶顶有名的胡大夫,是留德的医学博士,他可是个妇产科权威呢!」


同时指著两位美女说:


「这是张太太和王太太。」


胡大夫一一打了招呼。


这时佣人递上了茶水。


张太太先开口问:


「胡大夫业务很忙吗?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还好,还不是各位主顾帮忙!」


张太太又说:


「胡大夫太客气了,谁不知道你这位大名人啊!我想你一定非常的忙,今天能认识你,真是三生有幸哩!」


张太太话说完,胡大夫正要开口,但王太太却抢先著说:


「你看看!这张太太真会客套哩!」


洪小姐听了笑说:


「都是自己人,不用客气了。」


洪小姐给了胡大夫一个媚眼说:


「这两位都是我很好的姊妹,今天特地请她们一起便饭。」


这时佣人走了进来说:


「小姐,开饭了。」


洪小姐站起来,请大家到餐厅去。


王太太和张太太拉著手,走在前头,而洪小姐则挽著胡大夫的手,跟著走进饭厅。


坐定之后,主人频频进酒,胡大夫并不是什麽好酒量,但经不起这三个女人敬酒,也只好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。


三个女人之中,以张太太酒量最好,王太太是最差的,但是王太太却能言善道,不时就拿胡大夫当做题材说笑话。


而这个胡大夫却已经被这两位太太的美色和巧言给迷住了,他一双贪婪的眼神,始终不离她们的胸前。


王太太的一对大奶子的确够诱惑人的了,大不说,而且高耸尖挺。


当然这个胡大夫是个内行人,他知道有这样胸部的女人必定拥有一个饱满肥美的小穴,同时这屁股沟也是很深的。


这一切早已被这色狼胡大夫看在眼裡,更何况她还有对风骚的媚眼,所以胡大夫也不顾其他人是否在意,竟和王太太公然眉目传情起来,两人眉来眼去。


这顿饭一直吃到十点才完毕,因此洪小姐提议要三位贵宾在她家住下。


王太太和张太太是老姊妹了,自然满口答应,而胡大夫客气了几句,但经不起挽留,也答应了。


其实这胡大夫心裡早就想答应了,他求之不得呢!


洪小姐高兴的要请他们去看电影,不是在电影院,是在洪小姐的卧房。


一坐下,洪小姐和张太太各佔了一张沙发,而把双人坐的沙发留给了王太太和胡大夫。


佣人走进来,关了灯,放起了电影。


原来放得是美国的春宫电影,不但淫荡而且荒唐。


内容是两个修女耐不住女人的需求,两人对镜磨擦,后来来了个年轻人,她们把他拉进房,轮流套那年轻人的阳物,直到他不再举才停止。


但这两个淫骚荡女还不过瘾,居然跑到后院按倒了一隻驴子,骑在驴肚上套弄那根又粗又大的阳物,这才肯罢休。


王太太看得下体的淫水一阵一阵的流,胡大夫不客气的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摸揉捏!


两个人恨不得脱下裤子好好地干一场,可是房内还有另外两个女人。


电影放完后又聊了一会儿,聊著聊著话题全转到性交上去了。


三个女人一再提出问题来问胡大夫,使他几乎穷于应付。


王太太问到电影的内容:


「这外国女人的穴一定很大,不然怎套得进驴子的阳物?」


洪小姐笑说:


「王太太,你想不想弄根驴阳物来套套?」


王太太说:


「去你的!你才要驴子来干呢!」


说完起身要打洪小姐,却被张太太阻止了。


张太太说:


「好了啦,不要再闹了,其实啊,我们虽然没挨驴阳物插过,可是都吃过驴阳物。」


王太太走近张太太说:


「怎麽?你这张嘴含过驴阳物?」


张太太打了王太太一下说:


「哎呀!你才含过驴阳物呢!我是说吃的,你怎麽忘了呢?有一到名菜叫圈子,那不就是驴阳物吗?唔……还有呢!像什麽牛鞭,你吃过没有?」


说得王太太和洪小姐笑得前伏后仰的,脸上一阵阵红晕,一时回不上话来。


张太太顺手把王太太拉到身边,指著樱口说:


「你这张嘴呀,什麽驴阳物,牛阳物是含不来的,只有男人的阳物你一定含得下,要是我啊,一定非整夜含著阳物呢!」


王太太回了句「去你的!」,三人又笑作一团。


却苦了一旁的胡大夫,阳具只能直挺挺的站著。


这时佣人端了四杯咖啡进来,其中一杯是非常特别的!


洪小姐说:


「好了,别闹了,喝完咖啡也该睡了。」


洪小姐端了其中比较特别的那杯给胡大夫,胡大夫因为刚才酒喝多了,接了手一饮而尽,而胡大夫喝的这杯裡加了很强烈的春药!


喝过咖啡之后,洪小姐送三位客人回房。


她先送王太太进其中一间,又带胡大夫来到另外一间。


之后同张太太两人走出了房门,把门给关了起来。


原来洪小姐和张太太两人存心要看王太太的好戏!


她们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,常听起张太太说王太太在这床第之间功夫要得。


王太太以前曾当过高级吧女,有一次三个外籍人士合力轮姦王太太,王太太非但没事,还搞得其中一个人脱了阳。


可是问起王太太,她又不肯说,于是今天洪小姐特别牺牲自己享受,准备和张太太两人去偷看。


两人绕到了外面落地窗口,从窗缝往房中偷看。


王太太想到浴室去,经过了胡大夫的房间。


这胡大夫喝了含春药的咖啡,下体大鸡巴硬挺的要命,若不发洩出来,会涨得要人命哩!


等王太太从浴室出来时,胡大夫不顾一切突如其来的把王太太一抱,而这王太太本来就是个淫骚浪荡的女人,她早就期判多时,就顺势软软倒在他怀中。


胡大夫忍不住性衝动,把王太太往床上一压,便快速的剥光了她的衣服。


春药在他肚裡作怪,再加上一个白玉人儿赤裸裸娇媚媚的躺在床上,胡大夫疯狂的剥光了自己的衣服。


胡大夫又再度压上了王太太,用手托住大鸡巴,就往小洞穴裡塞送进去,想要发射一下。


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缘故,这王太太顿时张口瞪眼的,痛苦的表情表现在脸上。


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慾火,受了他使劲的一挺,大鸡巴头子插进了小穴儿裡。


王太太受这一戳,顿时一下快活,娇吟著:


「哎呀……唷……」


「色鬼……急……色鬼……呀……痛……唷……哎唷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


「可……可人儿……好……很好呀……慢……慢点……慢点来……不……不要太急了……这样……我……我会……受不了呀……」


「呀……温柔点……太猛了哩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会痛……唔……」


胡大夫顺势又再顶进了大半根鸡巴。


「哎呀!」


王太太的骚浪声高得多了,但是脸上却出现美快的表情。


胡大夫开使狂抽猛插,活像隻野马般,狂乱快速地奔腾。


戳刺得王太太声声浪叫:


「亲亲……哎呀……大……大鸡巴……情人……大……大鸟儿……小穴穴……好……好涨啊……呀……」


「我……小阴穴……又……又窄……又紧……大鸟儿……哥哥……要……疼爱……这小穴啊……呀……嗯哼……」


「啊……救……救命呀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太猛啦……唔……这太狠了……呀……好痛啊……插得太狠了啦……要命的……你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求求你……太狠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会升天的哪……」


大鸡巴紧扣著穴心。


「呀……哎唷……哥……亲哥……你就干死我吧……戳吧……」


「哎唷呀……好美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唔嗯……喔……」


「杀千刀的……要……要给你……插烂了……唔……救命哪……」


窗外还有两人在偷窥著,洪小姐在张太太身上捏了一下,嘴裡说著:


「啧啧!可真亏这王太太挨了,我放的药重得很,鸡巴能粗胀一倍,你看,王太太爽得头都摇来摇去。」


的确,王太太的头不停地左右摇晃摆动起来了。


原来胡大夫经过了一阵疯狂抽插之后,将鸡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宫旋转著呢!


所以王太太也随著大鸡巴在穴中转动得快慢,摇起头来。


「亲爱的……你……你真是……够狠啊……嗯……哥哥……呀……你真好……大……鸡巴……好粗……好厉害呀……胀得可怕……」


「我……小心肝……呀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干进去……又再旋转了……唔……唷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好爽快……动作大点嘛……」


「嗯……转……啊……你太棒了……受……受不住了……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这个大鸡巴好不好?」


王太太说:


「好唷……太好了……好棒……好厉害……好猛……嗯……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」


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:


「你叫……你浪呀……我听了好爽……哼吧……小浪穴……你骚吧……你大声叫吧……我喜欢听……听浪叫声……大声点……小……小浪穴很爽吧……」


这时胡大夫把大鸡巴对上了小穴心子,顶得紧又转得快,同时又按住了屁股,这样就贴得更紧了。


王太太浪叫:


「哎……哎呀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浪穴……真太美了……哎呀……铁汉子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呀……使劲……干吧……好酸……唔……好舒畅……哎唷呀……」


「嗯哼……哎呀……亲亲……大鸡巴……插得我……酸麻啊……要命呀……哎唷喂呀……唔……大鸡巴亲亲……要被你……戳爆了啊……唔哼……」


「插……插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使劲……再衝……喔……」


连连呻吟不断,再也听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麽了。


原来是魂儿非上了天,心跳也乱了。


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过去,于是伸手到小屁眼上,猛然将手指塞了进去,就进进出出的抽插起来了。


王太太在这猛然刺激下醒了过来,嘘了一口气说:


「嗯……嗯……哎唷……大鸡巴亲亲……妹妹我……给你……给你插死了……你怎麽……连我小屁眼儿……都不放过……哎……去死……你去死啦……你……你手……停一停啊……」


胡大夫边抽插,边欣赏著王太太骚浪的样子。


又是半小时过去了,王太太淫精流溼了一大片被子。


小穴裡浪水像流光了似的,抽插起来有些疼痛。


王太太低声向胡大夫说:


「亲哥,我已给你插了一个多小时了,你怎麽还不洩出来呢?」


胡大夫说:


「奇怪,我也不知道。」


王太太说:


「汉子,我浪水流尽了,再插下去会痛,停一会儿,或者我给你含一含好吗?」


新刺激,胡大夫感到挺有趣,猛然拔出大鸡巴,往床上一倒。


王太太慢慢爬起,小穴圆圆的小洞一时之间还收不起来。


窗外张太太看见胡大夫的大鸡巴好长好长,龟头儿好大好大,看得心跳动得厉害,几乎要推开窗子跑进去。


洪小姐拉住她说:


「不急,等王太太含了大鸡巴再说。」


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鸡巴,吓了一大跳,凑上了嘴巴,慢慢的含住龟头。


舌尖儿轻轻挑逗著马眼,一上一下吞吞吐吐,一手在卵蛋上抚弄,另一手握著大鸡巴一阵套弄。


胡大夫感到异常输服,闭起眼来享受。


可怜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,手越套越快,嘴也越套越快,希望赶快把精液弄出来。


正在千钧一法之际,张太太和洪小姐推开了窗子走了进来。


王太太见两人闯进来,忙吐出大鸡巴,翻身两手遮著了脸,羞得要死。


张太太说:


「别害羞,继续含嘛。」


说得王太太伸腿向张太太踢去,胡大夫在一旁看著。


洪小姐拉去了张太太的裤子,一把把张太太推向胡大夫说:


「张太太,好好套套这大鸡巴吧!」


张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刘了,这一套上大鸡巴,就不顾一切的往下套动,去消消痒处。


一下子,就套弄了上百下。


王太太和洪小姐像个见习生似的,眼见王太太浪肉不停颤抖,一声声「哎唷!哎唷!」,穴肉带进带出的。


张太太骚弄了一阵,想到她们都看到自己的浪态和浪叫,于是坐了起来,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,送上了胡大夫下体,让大鸡巴插进了子宫。


这时洪小姐看得阴水直流,也想解解纔。


女人被抽插时,都会很自然地浪叫几声,既可助兴,又可发发自己的淫荡。


王太太因为知道有两个女人在看,所以忍住不肯出声。


但一阵套弄之后,再也承受不了衝刺的快感,再加上子宫内阴精不断地往外洩,于是再也忍不住而骚浪地叫出口来。


她不顾忌地一边狂抽猛套,一边大声嘶叫起来:


「大……大鸡巴……你这个大鸡巴汉子……浪穴被你……干得好爽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浪穴好……好美……浪穴又……又要丢了……哎唷……死汉子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好大……好大的鸡巴……啊唷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嗯……」


「插啊……用力点……哎呀……用力插吧……小穴……美死了……亲亲……快……干破了……」


王太太这些浪叫声听在洪小姐耳裡真不是滋味,她再也忍不住了,自己上了床,脱下了衣服,分开了两条腿,往胡大夫脸上一坐,把穴口对准了胡大夫嘴巴,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。


洪小姐叫说:


「哥……舔呀……舔我嘛……哎呀……浪死我了……好浪……呀……哇嗯……」


胡大夫躲又躲不开,推也推不了,只少伸出舌尖,沿著洪小姐的穴儿慢慢地舔啊舔。


幸好洪小姐的穴长得漂亮好看得很,不然还真伤脑筋呢!


王太太套得一阵阵地丢著阴精,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脸,只见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。


王太太想,这洪小姐到底是个主人,见她浪到这模样,真该换一换,给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。


所以自己套紧了大鸡巴一阵揉搓,又出了一次阴精后,站起来拉著张太太进了浴室洗澡。


洪小姐见两人进了浴室,这才站了起来,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,拉著胡大夫压在自己身上。


胡大夫像是要报舔穴之仇,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,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颤抖,肉碰著肉,发出的声响几乎可达户外。


洪小姐大叫著:


「大鸡巴哥哥……真棒……使劲……用力啊……」


「唔……嗯……唷……越猛越好……再出力啊……」


胡大夫死命一阵狂暴抽插,洪小姐淫水「卜卜卜」直流。


胡大夫使劲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,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声,瘫痪在胡大夫身下。


胡大夫这时不得不觉得累了,忽然想起该玩玩这浪嘴才是,于是猛然拔出了大鸡巴,睡倒在枕头上。


洪小姐正觉得奇怪,胡大夫推著她说:


「浪穴!来给哥哥品一品!」


他边说边推,洪小姐只好侧著身子低头瞧瞧那大鸡巴,油光光,青筋还暴跳著。


一股男人特有的诱惑气味冲进了鼻子,手握住大鸡巴,先用舌尖舔舔马眼,又用舌头舔舔大肉柱子。


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咙,吞吞吐吐一阵,胡大夫感到阵阵火热,大鸡巴猛跳。


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脸,洪小姐知道这大鸡巴要狠插了,忙用手握住鸡巴,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来。


王太太和张太太两人洗完走进来一看,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,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。


胡大夫用脚压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,她只能从鼻孔裡发出「嗯哼!嗯哼!」的声音。


足足插了几百馀下,胡大夫才大叫说:


「浪穴吃紧了,大鸡巴丢给你了!」


一阵喷射,胡大夫终于射出了阳精,这才鬆开了手和脚,洪小姐仰面一躺,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。


这时窗外已经泛白,这四个人才七横八歪的在一张床上睡去。


警告︰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、传阅、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.如果你发现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你是该影片的版权所有者而要求删除影片的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很快做出回复。
广告联系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